歡迎訪問世界華人音樂家協會官方網站!

2019亞洲國際藝術節將于7月下旬在日本東京舉行!

中國大陸區組委會電話:010-87875363    15801349607(工作時間:09:00-17:30)

當前位置:首頁 > 協會資訊 > 理論研討 > 正文

海外中國音樂的近代歷史與現狀的研究綜述

中國人移民海外歷史悠久。據記載僅15~17世紀已有幾萬家商戶定居在馬六甲、馬尼拉、金邊、泰國等地。他們主要集居住東南亞一帶的交易中心或繁華地區。19世紀中旬,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和新西蘭的"淘金熱"吸引了數萬中國礦工。之后,許多中國勞工參與了美國和加拿大基礎設施的建設,尤其是鐵路建筑工程。同時,不少加勒比海及秘魯甘蔗農場招收的大量外國包身工中來自中國的勞工也占很大的比例。其中部分中國勞工完成合同后留下來在當地從事農業和商業。這些早期移民主要來自中國廣東及福建的沿海地區。

到了20世紀,中國人移居國外的原因及機會更加多樣化。其移民的原籍也從東南沿海地區延伸到內地的其他一些地區。例如,從19世紀末開始,中國政府、社區機構或一些富有家庭支持各地的青年到國外留學,其中有部分長期逗留在國外,有部分則在國外定居了;到了20世紀,有不少人因多次的戰爭和相關巨變,遷移并在國外定居;20世紀60年代,美國和加拿大政府把相對嚴格的移民限制放寬后,有大量的中國人,包括東南亞及拉美華僑,抓緊機會移民北美;同時,西歐幾個國家,尤其是英國、法國及荷蘭,吸引了許多來自中國香港、東南亞一帶的華人以及越南難民。在這些越南難民中有一半也是華人。由于歷史原因和不同國家的政策,定居各地的華僑狀況很不一致。在某些地方,華人在當地建立了比較穩定的社區,和他們的家鄉保持很密切的聯系并代代相傳他們原籍的語言及文化。在另外一些地方,華人則很快就加入了主流社會并跟當地民族通婚或者因為政治壓力而放棄了一些原有的風俗習慣,甚至連自己的名字也當地化了。而隨著時間的推移,各地的情況也一直在改變。

有關華人遷徙的歷史記載只有在很少的幾個地區有詳盡的資料,大多數地方只有零星的材料。有關海外華僑演藝活動的資料則更為稀少。對北美和東南亞海外華僑演藝活動進行過比較深入的研究的學者為數不多,這方面主要的英文專著包括《飛龍,流水——舊金山華人生活中的音樂》《索求離散——美國亞裔/華裔中的音樂、跨國主義及文化政治》《尋找聲音——美國華裔中的卡拉OK及認同感的建構》以及《新加坡街頭的華人戲劇》還有幾篇很詳細的相關論文和文章。介紹其他地區華人演藝的學術著作很少。原始文獻也很難找。這方面的原始文獻包括地方報紙上的報道,演出宣傳資料,唱片及電臺廣播,華人會館、其他社區機構和私立公司的內部資料以及口述歷史等。下面我將用各種原始文獻及間接資料,加上本人在中國、歐洲和美國的實地觀察的第一手資料來分析海外的中國音樂。


一、社區建構與原籍文化的痕跡——東南亞地區的閩南與潮州演藝文化

在任何遷徙過程中,第一代移民都會將他們故鄉的風俗習慣及演藝文化帶到新建立的社區。這些共同的習慣和演藝不但有利于新社區的建構而且能夠成為家園和離散社區之間的持續互動的一個主要基礎。閩南南管(南音)音樂可以作為比較代表性的例子。據幾位學者調查,東南亞各地曾經存在的南管社團至少有一百多個,其中最早的大概是菲律賓馬尼拉的金蘭郎君社(于1817年成立)及長和郎君社(于1820年成立)。除了福建和臺灣之外,馬來西亞的南管社團居于首位,據統計有46個之多;菲律賓、印尼、新加坡和緬甸的南管社團也比較普遍,另外在文萊有一個南管社團,香港有兩個南管社團。據南管專家王櫻芬介紹,"海外南管社團成員在工作之余除了借此調劑身心,學習中華文化,也可建立人脈、敦睦鄉誼。同時南管作為鄉音,更具有聯系僑鄉及閩南移民社群的作用"。

從歷史的角度來看,菲律賓馬尼拉的南管社團為華人社區履行了具有現實意義的重要角色。據1999年的報告,每當社友過世,或社友的父母、夫人過世時,社團的成員要前往靈前演奏并送葬,這對當地華人而言,是很重要的習慣。[7]馬尼拉早期的社團除了玩音樂外還有另外一個主要目的,是為了"組織眾人的力量,幫助鄉親"。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日本侵略菲律賓后,馬尼拉的南管社團再一次起到很大的社會作用:據金蘭社決策委員蘇志祥先生回憶,"日子茫茫渺渺,也不知明日是生還是死,日據時代,大家都沒工作,反而專心投入郎君社之中"。

二戰后,東南亞各地的南管社團都很活躍。50~60年代,除了演出和教學活動外,在菲律賓、馬來西亞、新加坡、印尼都有電臺廣播、"廈語片"(閩南話電影)和相關唱片也促成了南管國際性的傳播。另外,在20世紀末,每次有規模比較大的喜慶場合,各地的南管社團都聚集在一起,共襄盛舉。據說,馬尼拉的長和社慶祝170周年、國風社慶祝60周年時,海內外來的南管人滿滿的坐了100多桌。從70年代末開始,國際性交流機會多起來了。1977年,新加坡的湘靈音樂社主辦了第1屆"雅西安南樂大會奏",這次的大會大大促進了不同國家的南管愛好者的交流和互動。在隨后幾年,類似的大會先后在菲律賓、馬來西亞、中國臺灣和中國香港等地陸續舉辦。在1981年的元宵節,泉州市組織了"首屆中國泉州南音大會唱",吸引了菲律賓、印尼、新加坡等幾個東南亞南管社團來參加。筆者1988年去泉州參加第4屆南音大會唱時碰到了菲律賓宿霧來的代表,他說:除了文化交流之外,他的代表團希望能夠跟同鄉聯系并開拓商機。顯然南管的交流活動能夠給各地閩南同鄉提供多種聯誼及商業方面的交流機會。

與此同時除了南管以外,還有其他多種閩南表演藝術也傳播到東南亞華僑區。從1840年到1949年,福建的很多高甲戲班先后出國演出,他們所到之處包括馬來西亞、新加坡、泰國、越南、緬甸、印尼和菲律賓等地。另外,福建薌劇、梨園戲、打城戲、木偶戲和布袋戲的藝人也頻繁地被邀請到東南亞國家演出。他們"為海外游子帶去了遙遠而又親近的鄉音鄉曲"。

傳統音樂活動在東南亞的潮州人社區也很普遍。據20世紀90年代的實地調查,泰國曼谷市當時有十幾個業余潮州音樂社。華人生活在泰國已經有500多年的歷史,目前可能占泰國人口的10%,大部分的泰國華僑的原籍為潮州。歷史上在泰國的潮州人經商很成功,因此潮州話成為泰國華人中最主要的方言。據當地音樂愛好者介紹,潮州音樂社在曼谷大概已有100多年的歷史。早期的音樂社,例如1925年成立的"華僑新聲國樂社",主要排演漢劇及漢樂。當時很多潮州人認為漢劇、漢樂比較文雅。但是從20世紀50年代開始,由于潮劇及潮州弦樂更受歡迎,他們開始排演潮劇及潮州弦樂。90年代的十幾個業余音樂社都以潮劇及弦樂為主。雖然有的社員沒有到過中國,有的還不大會看中文,不得不用泰國文字拼寫唱詞,而且在排練場所可以看到泰國國王及王后的照片掛在墻上,但是社員們還是把每個星期的集會當成一個可以"聽到鄉音,跟同鄉聚會,加強潮州人之間的聯系"的好機會。這些私立業余音樂社目前還不對外演出。潮州商人1912年在新加坡成立的業余"馀娛儒樂社"原來也主要演出漢劇及漢調,并從1928年至1935年為Pathé、Beka、Orion、Columbia和Victor等幾個大的暢銷東南亞市場的唱片公司錄了40多張78轉唱片。這些唱片的內容全部都是漢劇。馀娛儒樂社當時也經常參加慈善表演活動。從20世紀60年代開始,這個社團像曼谷的潮州社團一樣開始側重于排演潮劇。


二、社區建構與原籍文化的痕跡——北美、歐洲、澳大利亞等地的珠江三角洲演藝文化

我們在廣東人聚居的其他海外地區也能看到類似的原籍鄉土藝術廣為流傳的情況。從19世紀40年代到20世紀60年代,美國和加拿大的大部分華裔原籍為廣東省的珠江三角洲。澳大利亞和新西蘭的早期中國勞工也主要來自珠三角,19世紀中旬,遷移新西蘭的中國礦工中,有67%來自廣東番禺縣,而其他33%幾乎也都來自番禺縣附近的縣城。由于各種原因,尤其是主流社會的種族歧視以及越來越嚴格的移民限制,一直到20世紀40年代,這些國家的華人社區都處于自給自足的封閉式狀態。美國加州最有名的幾個"唐人街",例如舊金山和洛杉磯的華人區,是在19世紀末建立的。

有關舊金山中國音樂史的記載比較豐富。到了1870年,有將近五萬華人定居在加州,其中大部分是來自珠三角的男工。早在1852年,一些廣州商戶聯合提供資金,送一個由123名演員及器樂演奏員組成的龐大戲劇團到舊金山舉行了長達五個月的演出。當時的觀眾不但有華人而且還有不少白人。其中有一個是Alta California日報的記者,他報道了他對這些演出的印象,為我們留下了主流社會對這次演出的評論的珍貴的資料。總的來所,非華人觀眾很喜歡演員的華麗服裝和敏捷雜技,但是不能習慣他們所聽到的音樂。在隨后幾十年,戲劇在舊金山的唐人街一直很繁榮,到了19世紀的70年代,有三個常設劇院。據幾個有關資料報告,19世紀末舊金山唐人街還有幾種其他表演傳統音樂的場合,例如廟會、安龍奠土和葬禮等。送葬時一般有嗩吶和打擊樂,從19世紀70年代開始不時也加一個美國銅管樂隊,這樣既能夠保持故鄉的儀式和音調,同時也能夠借用當地白人的音樂來增加氣氛。

20世紀初,由于美國在1882年制定了不合理的"排華法案",加上1906年舊金山大地震和新穎娛樂形式電影的出現等多種因素,中國專業戲劇演出在舊金山有所減少。然而業余演藝活動在舊金山的唐人街卻越來越繁榮。到了20世紀70年代,隨著美國移民限制的放寬,舊金山的華人人口已增加到七八萬,其中50%以上出生在國外。當時唐人街的主要語言為廣東話,各種華人氏族、政治、商業、文化方面的協會都成立于唐人街,連已搬出去的原居民也會和唐人街保持很密切的關系并經常回來購物、參加社區活動。

20世紀70年代舊金山唐人街的業余演藝協會很普遍,歷史最悠久的是六個粵劇社團,其中最早的是"Nam Chung Musical Association"(南中音樂協會),于1925年成立。除了業余音樂活動外,這些社團還給團員們提供了一個很舒適的社交場所,他們可以輕松地跟同鄉交流。據90年代Nam Chung導演Mabel Quon所知,70年前,Nam Chung的創建者都來自中國。他們"都很孤獨,夫人都不在身邊,母親和朋友們都不在身邊,他們能去哪里?因此他們成立了這個社團,就是為了促進他們自己的音樂技能。他們玩自己音樂時,就能夠回想起他們小時候在故鄉的愉悅,這樣不會感到那么孤獨。"2000年Nam Chung Musical Association(南中音樂協會)慶祝75年時,社團有100多成員。他們每個星期五、六都聚在唐人街唱戲、學戲。20世紀末,他們不但只自娛自樂,而且經常為社區福利組織提供演出和其他的幫助。按照Mabel Quon的介紹,"我們很愿意做,我們就想為社區服務……我們希望能夠用我們的時間做好事。"同時,Nam Chung(南中音樂協會)也參加廣東僑鄉的國際聯網:他們的很多服裝和樂譜來自廣州和香港,而且他們還在1990年到廣州參加了首屆"羊城粵曲節"。

舊金山唐人街對粵劇和其他中國音樂的國際性流傳還做過另外一個可觀的貢獻。唐人街的一個家電公司叫做"金星公司"。這家公司于1939年設立了唐人街第一個電臺廣播棚。電臺每天晚上及每周六下午都用廣東話來播送國際和社區新聞,同時播放粵劇、時代曲和電影配樂等娛樂節目。這個電臺持續了40年之久,直到1979年才停止廣播。更重要的是,從1949年到1961年期間,金星公司還生產并銷售唱片。這些唱片的主要內容為粵劇和時代曲,粵劇錄音包括一些唐人街當地演員和不少著名明星,例如白駒榮、白雪仙及張蕙芳。經過初步對金星公司商業通信的研究,可以看出,金星公司的唱片銷售商業范圍很大:他們50年代的唱片顧客有居住在美國各州的華人,包括阿拉斯加州和密西西比州等,還有居住在加拿大、古巴、委內瑞拉、秘魯、巴拿馬和尼加拉瓜等地的華僑。這說明鄉音在這樣分散的美洲各地華人社區,還能引起鄉情并促進同鄉的聯絡。⑥據了解,雖然20世紀中葉中國大陸及香港生產的唱片大量地進口美洲,但是金星公司是北美唯一從事中國音樂唱片生產的公司。

在其他廣東人聚居的海外社區雖然沒有像舊金山唐人街那樣豐富的音樂史料,不過我們還是能看出來,粵劇在這些地區比較普及。紐約在19世紀中葉已經有專業粵劇演出,到了20世紀90年代,有11個業余粵劇團在紐約活動。南美的古巴雖然二戰后華人音樂活動減少了,但是19世紀末、20世紀初像美國一樣也有不少來自廣州和香港專業粵劇團去那里巡回演出。北美的加拿大溫哥華最早的業余粵劇社團成立于1935年,20世紀90年代有多個粵劇社團活躍在華人社區;這些社團的大部分成員是第一代香港移民。[16]新西蘭雖然華人人口比較少(到了1986年還不到兩萬人),但是也還有一些粵劇活動。澳大利亞墨爾本市的非營利"岡州同鄉會粵劇團"成立于1960年。其團員起初向香港海員學唱戲。80年代岡州同鄉會粵劇團恢復后,他們經常為華人社區做服務性演出,例如1994年兩次表演后把票費捐贈給維省華族老人福利會和天后廟籌建委員會。21世紀初,英國的19.5萬華僑,其中大部分來自中國香港,成立了至少20多個業余粵劇團,同時分布在歐洲不同國家的廣東同鄉每年都舉辦"歐洲粵劇大匯演"。首屆大匯演于1994年在法國巴黎舉辦,之后輪流在不同城市舉行。粵劇具有同鄉跨國聯網的積極作用。

除了粵劇在廣東移民社區中引起了極大的注意外,還有其他樂種對部分移民也很有意義。20世紀末紐約的唐人街有幾位老年人會唱廣東"木魚"民歌。其中最有名的歌手是1979年從廣東臺山移民來美國的伍尚熾(1910-2002)。伍尚熾在80~90年代退休后,經常在很多場所唱歌。在紐約唐人街的老年人活動中心、在老年人活動中心對面的公園、在街頭上或者在自己家里都可以聽到他的歌聲。他所唱的歌包括代代傳下來的傳統民歌,也包括他自己創作的新歌。他創作的"伍伯來金山"歌詞描述了他自己遷移美國的體驗并憧憬回故鄉跟親戚團聚的熱鬧場面:


若有機會到我臺山四九五十錦被

金山客人來歸真威煌

村中兄弟來接亦來望

兄弟相逢真系爽……


早在19世紀、20世紀初,有不少木魚民歌表達了移民的痛苦和他們留在中國的夫人的悲哀及孤獨。這些歌手用音樂來表達自己在海外的體驗、愿望及心情。


三、社區建構與原籍文化的痕跡——海外華人區的民族樂隊、流行歌曲及卡拉OK等現代化演藝文化

直到20世紀中葉,海外華人演藝活動以地方戲和地方音樂為主,例如珠江三角洲的粵劇及木魚、潮州的潮劇及弦樂和閩南的南管。到目前為止,地方性的傳統樂種還存在,但是隨著20世紀后半葉的音樂與社會的發展,我們現在在海外華人社區中能看到比較現代化的幾種藝術表演形式。

中國的"民族樂隊"(中樂團、國樂團、華樂團等)起源于20世紀的30~40年代。50年代以后發展得很快,在中國各地廣泛傳播并得到了政府的支持,成為一種"泛華"現象。到了20世紀末、21世紀初,業余民族樂隊在東南亞和北美華人社區越來越受歡迎。

美國洛杉磯的幾個民族樂團都成立于20世紀70~80年代。1988年成立的San Fernando Valley Chinese Music Ensemble(圣裕國樂團)可以作為一個代表性的例子。創建成員是來自臺灣的中年職業華僑,大部分沒有深入學過音樂,因此請幾名來自中國的專業音樂家來教導。現在的指揮為中國音樂學院畢業生李琦。這個樂隊在因特網上介紹他們的目的:"我們的成員都是音樂愛好者,從青少年到六十多歲的人。許多成員是夫妻,有的帶來自己的少年子女。我們的音樂隊提供專業音樂教導,為了提高成員的音樂技術,但是更重要的是,這個音樂隊給青年提供一個獨特的機會,深入了解中國的音樂傳統……我們每年繼續在規模比較大的喜慶活動中演出,例如春節和'亞裔遺產夜'"。

舊金山灣區的"火鳳青年國樂團"也很重視培養年輕人:"火鳳青年國樂團給學生提供很難得的機會,學中國文化、音樂遺產、合作精神及領導能力",其目的是: "培養青年人演奏傳統樂器,促進中國音樂作為美國華人文化的組成部分,加強華人社區并增加美國社會的文化多樣性及豐富性"。100多名團員中大部分是美籍華人。2004年火鳳青年國樂團到北京、上海和成都訪問、交流,2013年到臺北、新竹和臺南演出,加強跨國性的中國文化聯絡。在某些方面中國民族樂隊的現代泛華風格很適合許多北美華僑的思想和審美觀。傳統地方戲和地方音樂主要限制于原籍同鄉,但是民族樂隊的泛華風格不分方言、故鄉。此外,民族樂隊的中國及西方特點的融合和在中國具有很高的社會地位也能吸引很多職業階層的華僑。而對第二、三代華人來說,即使普通話或者祖先的方言講得不流利,仍能學會中國樂器并創造一種中國文化空間。

馬來西亞的"華樂團"起源于20世紀60~70年代。當時有不少馬來西亞華僑到香港讀書時聽到了香港"中樂團"的現代中國音樂。他們把樂譜帶回馬里西亞。同時音樂愛好者也能在當地買到大陸及香港來的錄音,并從香港進口"改良"的樂器。據報道,到了21世紀初,每個馬來西亞城市都至少有一個華樂團,比較大的城市,例如檳城和吉隆坡,有好幾個。70~80年代,當馬來西亞政府實施著重于發展馬來民族經濟、文化的政策時,當地華人受到了歧視。他們開始注重中國傳統文化,并以此作為民族認同的標記。各種中華藝術的復興應運而生,其中包括華樂團的建設。90年代,很多馬來西亞華人,即使自己不會講漢語,還送子女到私立音樂中心學中國樂器,同時,為了提高演奏水平并宣傳中國文化幾個比較專業性的華樂團被相續成立。

由于經濟和人士方面的限制,在國外長期維持大型專業民族樂團比較困難。1997年成立的82人的專業"新加坡華樂團"是一個非同尋常的成功范例。2011~2012財政年度新加坡華樂團參加113次音樂會和相關活動,出席演出的觀眾人數為48713,總收入為1660.1萬新加坡元,其中政府津貼占66.2%,公眾捐款占7.1%,演出收入占3.8%。當年總開支為1305萬新加坡元,其中員工薪酬占52.8%,租賃支出占20.7%,演出開支占12.1%,行政費用占6.9%。顯然政府持續的支持必不可少。82名團員中有60%以上來自中國大陸,其中很多是中國音樂學院的畢業生。新加坡華樂團的建團宗旨同時也強調在宣傳中國音樂(他們還培養了"新加坡青年華樂團")之余,他們也歡迎新加坡多元文化的繁榮發展:

新加坡華樂團以"人民樂團"為宗旨,通過社區音樂會,學校藝術教育計劃、戶外音樂會等活動來推廣華樂,為使其他種族的朋友也能欣然地欣賞華樂……樂團也于2012年主辦了新加坡首次為期23天的全國華樂馬拉松;31支本地華樂團體在新加坡各地呈獻44場演出,吸引了約兩萬名觀眾……1997年首演以來,在肩負起傳統文化的傳承之際,也以發展和創新為重任,更通過汲取周邊國家獨特的南洋文化,發展成具多文化特色的樂團。

20世紀后半葉,"國語"歌唱社作為中國現代音樂的另一種形式在海外華人社區也廣為傳播。早在50年代,舊金山的金星公司曾經生產過時代曲唱片,同時緬甸陽光華僑能在唐人街買到時代曲唱片和歌本。在60年代,"國語"流行歌曲唱片在泰國曼谷華人社區也非常普遍,到了90年代曼谷華人已設立了許多業余歌唱社,其社員經常聚會用普通話唱"情歌""大陸精品歌曲""經典歌曲""祖國名曲""世界名曲""新歌"等。在此期間泰國華人把掌握普通話當做衡量文化水平的標志,因此參加這樣的歌唱活動很適合部分泰國華人達到中產階級身份的愿望。另外有人說,唱普通話流行歌曲也能夠表達他們所感到的民族認同。

流行歌曲也作為卡拉OK的主要音樂基礎。從20世紀70年代開始,卡拉OK在亞洲和海外亞裔社區迅速蔓延。在海外的不少民族聚居地卡拉OK很快就成為一種社區建構及懷念故鄉的表演手段。巴西籍日本人和定居美國加州的越南難民可以作為比較代表性的例子。有關海外華人演唱卡拉OK的學術研究很有限,但從Casey Man Kong LUM 1996年出版的專著《尋找聲音——美國華裔中的卡拉OK及認同感的建構》中我們得知卡拉OK對紐約市及新澤西州不同華人社區的意義。根據LUM的詳細調查,在這區的第一代華人中,卡拉OK活動跟原籍、方言、社會階層及移民身份都有很密切的關系。LUM將華人社區的表演歸為三類。第一類是來自香港和珠三角的中產和下層中產階級,他們主要用卡拉OK唱粵劇,為了保持他們社區的內部文化聯絡。第二類是來自臺灣的富裕職業人員,他們主要演唱普通話、閩南話及英文流行歌曲,并把唱卡拉OK當做身份標志,顯示自己的財富及競爭精神。第三類是馬來西亞華人。其中大部分是工人,有不少是美國非法移民,因此他們的經濟前途很有限。他們用卡拉OK跟有共同體驗的同胞保持聯系,表達自己的心情,從單調乏味的日常生活找一種"逃離"機會。在這個地區,卡拉OK既加強了不同華人社區的內部聯絡,又維持了這些社區之間的區別。


四、海外華人音樂的多元性

海外各地華人的演藝文化特點與每個華人社區的原籍故鄉有密切的關系。在來自不同故鄉的華人集居地,戲劇及音樂的種類一般和該集居地華人的方言群體有關。在20世紀的新加坡,中國寺廟的多樣化顯示了新加坡中國同鄉社區多樣化的特征,各個寺廟朝拜者一般只邀請他們原籍故鄉的劇種來演出。這一現象在20世紀80年代前普遍存在。例如,據記載,閩南人所建立的"天福宮"邀請歌仔戲及南管社團來演戲;潮州人所建立的"粵海清廟"邀請潮劇團;廣東人所建立的"海唇福德祠"邀請粵劇團;海南人所建立的"天后宮"邀請瓊劇團。另外,20世紀中葉新加坡業余劇團的創建者一般都是同鄉,這些早期的業余社團不時還有互助功能,支持遷移同鄉(后來他們成員的背景開始變得比較復雜,例如到了20世紀末,對潮劇感興趣的閩南人、海南人和廣東人也開始參加業余潮劇團的活動)。20世紀中葉的緬甸仰光華人演藝情況跟新加坡相似:不同的同鄉在仰光分別支持粵劇、閩劇、漢劇、京劇以及潮州樂的傳承及演出。遷移緬甸的云南人還成立了一個"洞經團"。

美國紐約市也是一個很具代表性的例子:華人多元的演藝活動反映了他們越來越多元性的移民來源及文化背景。根據鄭蘇的研究,21世紀初紐約有四種中國戲曲經常演出:粵劇、京劇、昆曲以及越劇。粵劇的歷史最悠久,19世紀中葉已有,到目前為止還有許多愛好者唱戲。京劇的第一個美國"票房"成立于1951年,最近三十年來由于普通話為母語的華人大量移民美國,京劇活動更加繁榮。紐約的"海外昆曲演戲社"成立于1988年,是美國較早成立的昆曲社團。美國唯一的越劇團體,"紐約越劇社",成立于1991年,說明80年代來自上海附近的移民比較多。流行音樂也顯示方言、來源以及階層的區別——上面已經介紹紐約和紐約附近的三個不同華人卡拉OK社區。

除了傳統和流行的中國音樂外,海外華人很早便受到主流社會音樂的影響并參加多種國際性的音樂和舞蹈活動。1911年舊金山唐人街的男青年們創建了一個著名音樂社,叫做"Cathay Club",直到1963年還常演不衰。Cathay Club主辦了兩個美國式的銅管樂隊(marching band)、一個美國式的合唱團(glee club)、兩個搖擺舞樂隊(swing band),1939年加了一個女子銅管樂隊。Cathay Club的銅管樂隊被邀請參加唐人街各個大規模的喜慶場合,還經常被邀請為華人葬禮送葬。

另外,從20世紀60年代開始,隨著美國移民政策的放寬,來自中國臺灣和中國香港的職業階層人員大量定居紐約和其他商業中心。由于臺灣和香港幾十年的中西文化交流,這些移民在亞洲長大時已經接觸過西方古典音樂,有不少人學過鋼琴、小提琴等西方樂器,也有不少人參加過西方式的業余合唱團(這種合唱團60~70年代在香港和臺灣的大學生及職業人員中很普及)。定居美國后,這些職業華人經常要求自己子女學西方古典音樂,為了更好培養小孩的智力,給年輕人提供健康的課外活動以及確認家庭的社會身份——在美國、歐洲,古典音樂一般作為知識分子的標志。他們還成立了不少青年交響樂團和許多業余華人合唱團。

1999年紐約市有18個華人合唱團,其中最早的是1978年成立的"華美合唱團";紐約附近有另外13個左右。這30多個華人合唱團中,有7個是青年合唱團,也有幾個跟當地"周末中文學校"有聯系。這些合唱團都有鋼琴伴奏并用美聲唱法。它們的節目一般包括西方古典歌曲、改編的中國小調、中文贊美歌和現代作曲。在它們的演出中,中國作曲家的歌曲占據很重要的位置。

我們在東南亞還能看到另外幾種音樂文化交流的新穎藝術形式。據新加坡華樂團網站的介紹,該樂團"在肩負起傳統文化的傳承之際,也以發展和創新為重任,更通過汲取周邊國家獨特的南洋文化,發展成具多元文化特色的樂團"。 20世紀90年代,馬來西亞吉隆坡的"DAMA"華樂團進行過多次跨文化形式的嘗試。他們與西方古典演奏家、印度tabla(雙鼓)家、馬來族gambus(彈撥樂器)家以及爵士音樂家合作。同時,其他馬來西亞華樂團經常用中國樂器來演奏馬來族民歌和流行歌曲。在70年代的緬甸仰光,華人的"西樂團"受到多種的音樂風格的影響:中國五聲音階的小調、美國的幾種流行音樂風格(ballad、blues、soft rock)以及緬甸本地流行音樂。他們以這種融合性的音樂演出用普通話演唱的流行歌曲。同時,有不少緬甸本地人開始參加華人社區的商業性演出,促進了跨文化的音樂融合。后來仰光作曲家經常給中國流行歌曲填寫緬甸語的歌詞并改編成緬甸流行歌曲。這種翻唱歌曲至今在緬甸還很受歡迎,豐富了主流社會的流行音樂。

中國傳統音樂和樂器對其他亞洲國家音樂遺產的貢獻是眾所周知的,尤其是對日本、韓國和越南文化的影響。這些國家吸收大量的中國樂器和樂種后漸漸把它們當地化并創造新的本土音樂,形成他們本民族的音樂遺產。類似的例子在亞洲以外的國家比較少見,但是南美的古巴卻有一個罕見的典型例子。19世紀末廣東移民把嗩吶帶到古巴后,古巴東部人喜歡嗩吶很熱鬧的音色并把它借用在當地狂歡節的游行音樂中,到目前為止已有將近100年的歷史。古巴人把嗩吶稱作corneta china("中國小號"),早期在古巴首都哈瓦那唐人街能買到,后來古巴師傅學會自己做,現在經常從韓國進口。

不但是華人的音樂活動和中國樂器在海外經常發生變化及文化融合,而且海外舉辦的中國傳統節日有時拓寬它們的文化范圍。華人在美國夏威夷的歷史悠久——中國人早在1789年開始移民到當時還是獨立國家的夏威夷王國,19世紀后半葉夏威夷甘蔗、大米農場招收了幾萬中國勞工,其中大部分是廣東香山縣人,少量為珠三角客家人。2010年夏威夷州有54861華人,另外還有145611人有部分中國血統,一共占全州人口的14.7%。21世紀初,他們仍保留一些中國風俗習慣,例如清明節。不過夏威夷州府檀香山的清明節受到了當地文化的極大影響,產生了很獨特的地方風格。

2001年在檀香山最古老的華人陵園舉辦了第149屆檀香山清明節。作為一個公開的社區節目,活動主辦者做了大量的宣傳工作并邀請了社會各界人士參加。受邀者包括華人社區的知名人士、華人退伍軍人、華人選美皇后、當地軍方官員以及檀香山的市長等。當年典禮的音樂節目十分豐富,反映了夏威夷州為之馳名的多民族文化——除了廣東音樂和中國民歌的演出外,還有用普通話和廣東話演唱的流行歌曲、美國流行歌曲、日本太鼓隊、美國軍隊的銅管樂隊、美國空軍的銅管樂隊、"皇家夏威夷銅管樂隊"(Royal Hawaiian Band)和一個蘇格蘭風笛隊。

據主辦清明節的一個負責人介紹,請日本太鼓隊參加華人的傳統節日不存在任何矛盾:"日本人和中國人在夏威夷保持很好的關系,請鄰居參加一個家庭活動是好事"。這種原則在夏威夷本地文化很普遍,說明檀香山清明節已經相當本土化了。2001年清明節結束后,檀香山媒體紛紛報道并贊揚清明節這樣顯示夏威夷多民族與多文化和諧社會之舉。同時,邀請軍方官員、退伍軍人和兩個軍方銅管樂隊參加也強調了夏威夷華僑的愛國主義精神。

21世紀初美國加州洛杉磯規模最大的春節活動也強調了本城市多元文化的特點。洛杉磯的"羅省中華總商會"每年舉辦唐人街的"金龍大游行"(Golden Dragon Parade),每年都吸引十萬多人沿街觀賞。他們邀請了駐洛杉磯中國領事、當地政治家和其他當地知名人士來參加。唐人街的街道比較窄,觀眾很密集,整個氣氛十分熱鬧。觀眾來自各種文化背景,表演的節目也顯示了洛杉磯的多元文化的特點。中華總商會的目的是為了"強調民族多元性及中國文化,宣傳美國華僑的企業"。[36]筆者多年前去觀賞,最近四年能看到許多華僑舞龍隊、獅子隊和武術隊,還有不少社區及中學銅管樂隊以及個別韓國鑼鼓隊、泰國古典舞蹈隊、墨西哥民族舞蹈隊、蘇格蘭風笛隊等多種演出。


五、中國音樂與國際文化交流

音樂和舞蹈早已作為中外交流的一個重要組成部分,相關記載及研究成就十分豐富。由于篇幅有限,我們這里只介紹19世紀后半葉以來的部分情況。

19世紀末、20世紀初,中國表演藝術團出國巡回演出主要是為海外同鄉觀眾服務,例如閩南的多種劇團到東南亞華人社區演戲、廣東戲劇團到北美、南美古巴等廣東人所在地演出。一直至今中國表演藝術的不少海外演出對象主要是同胞觀眾。筆者因為20世紀80年代末在上海音樂學院讀書時很喜歡聽蘇州彈詞,因此2002年秦建國、沈世華來洛杉磯聯合演出時,就抓緊機會去欣賞。當時全場觀眾只有兩個是非華人,節目單全用中文,沒有英文翻譯,演出氣氛與國內相似。中國藝術家及表演團體到海外華人社區演出的歷史悠久,到目前為止一直起到一定的跨國聯系作用,強調了散居群體跟故鄉和祖國的共同語言及文化遺產。

中國藝術家及表演團體出訪國外以外國人為演出對象從20世紀中葉開始成為越來越常見的文化現象。梅蘭芳1930年很成功地巡演美國是早期規模很大的著名例子。根據齊如山的闡釋,"梅君蘭芳這次到美國去,總算大成功了。這不但是梅君個人的榮幸,凡我們中國人都該怎樣的喜歡呢!因為這是國際的光榮"。[37](P1)如眾所周知,京劇后來繼續在國際舞臺上代表中國傳統表演藝術,20世紀50~70年代在不少外國人的眼中成為中國知名度最高的藝術標志。筆者70年代在英國倫敦的童年時期首次有機會聽到中國音樂是在觀看北京來的京劇團的演出,留下的印象很深。

近二十五年來,出訪歐美的中國音樂家和表演團體更加豐富和多樣。英國的"亞洲音樂聯網"(Asian Music Circuit)從90年代初開始邀請多樣性的中國音樂家和藝術團體到英國演出,例如古琴家李祥霆、琵琶演奏家吳蠻、天津佛教樂團、蘇州道教樂團、山西省陽高縣的"滑家鼓樂班"、麗江納西族的"大研古樂會"、新疆維吾爾族木卡姆團等。同時,荷蘭來頓的"中國音樂研究歐洲基金會"(European Foundation for Chinese Music Research)(又名"磬",CHIME),為自己的研討會或者為歐洲不同藝術節也邀請許多不同的中國藝術家和團體,包括幾位著名古琴家、歌手龔琳娜和來自中國蒙古族的Urna Chahartugchi、上海江南絲竹業余演奏團、南管樂團、京劇團、山西省陽高縣的李家道教樂團及滑家鼓樂班、甘肅省環縣的皮影戲班等。德國魯多爾施塔特2012年舉辦的"舞蹈民俗節"(Tanz und Folkfest)以中國為"特定國家"并展出了種類繁多的演出,從最傳統的演藝到最現代的流行音樂-昆曲、古琴、麥蓋提刀郎木卡姆團、黔東南州歌舞團、來自河南的吹鼓班"一家人"、歌手龔琳娜及"小河"(何國鋒)以及搖滾音樂隊"二手玫瑰"。

美國規模最大的民間藝術節,"史密森尼民俗節"(Smithsonian Folklife Festival),把中國定作2014年民俗節的三個主題之一,表演的節目包括侗族多聲部民歌。

2002年絲綢之路被定作主題時,民俗節的組織者邀請了一個小規模的京劇團、一個說唱隊、山西省的滑家鼓樂團以及維吾爾族木卡姆團來代表中國參加演出(其他代表團來自日本、印度、伊朗、土耳其、中亞幾個國家、蒙古、俄國和意大利,另外還有馬友友的"Silk Road Ensemble"[絲綢之路樂隊]。

2007年的民俗節以"湄公河"為三個主題項目之一,有來自泰國、老撾、越南、柬埔寨和云南的五個代表團。云南的六十多個代表包括漢族、回族、彝族、白族、納西族、普米族、傈僳族、藏族、怒族和傣族民間音樂家和手工藝人以及兩名納西族東巴。

從這些例子我們可以看出來,歐美民眾目前有一個前所未有的機會了解中國音樂的多樣性并欣賞各種中國音樂風格,從民間藝人的原生態唱法和古琴的優雅傳統,到專業歌舞團的舞臺表演和搖滾音樂的活潑氣氛。這些海外演出也大量促進了"人對人"的直接交流,提高了中國不同地區在國外的知名度。麗江納西族大研古樂會1995年首次出國巡回演出回國后,當時中共麗江地委宣傳部的和家修部長總結他們在英國多方面的成績:這次麗江納西古樂赴英訪問演出,其意義是十分重大的,其影響將是深遠的。通過這一次成功的和轟動性的出訪,證明了麗江及納西民族不僅在中國而且在世界上已經被引起關注,已經有了自己的顯著位置。這次出訪的成功,進一步提高了麗江及納西族在英國乃至西方的知名度,將進一步推動和促進麗江旅游業的發展……納西古樂在麗江曾經被人們說成"幾個不死不活的老頭子演奏的不死不活的老曲子",現在納西古樂好像剛煥發出青春……


六、中國音樂在海外的新趨勢

隨著各地社會發展及不斷變化的文化潮流,海外的中國演藝情況也不停地改變。據報告,菲律賓馬尼拉的南管團體一直到20世紀80年代很繁榮,但是由于不同因素,到了1999年,南管在馬尼拉已明顯衰落。1987年馬尼拉"國風社"從福建請了蘇詩詠任教,但是90年代前來求學的本地華人不多。國風社甚至提供獎學金來鼓勵年輕人加入社里。1999年終于有三個女中學生向蘇詩詠學習,但是她們都不是當地華僑,而是福建省來的新移民。馬尼拉南管團體的傳承前景當時看上去比較暗淡。

反過來說,20世紀90年代有另一種中國音樂傳統在海外個別城市已經開始成較為熱門。古琴過去在國外的影響很有限。它17~18世紀經過長崎傳到日本后,在比較窄的范圍內有了兩百多年的傳承。另外,20世紀中、下葉有個別的古琴愛好者及專家分別住在歐美不同城市,但是目前的海外琴社主要在90年代才開始正式成立。近十七年至少有下面幾個琴社在美國、加拿大活動:北美琴社(1997年于舊金山成立)、紐約琴社(2000年)、加州大學圣地亞哥分校琴社(2004年)、一個圣地亞哥社區琴社(2004年后)、九嶷琴社(2005年、溫哥華)、多倫多大學古琴社(2005年)、多倫多古琴社(2005年)、紐約梅庵琴苑(2013年)。

英國的倫敦幽蘭琴社(于2003年成立)特別活躍:他們每年舉辦六次雅集,一次暑期學校,還有其他活動。他們2013年9月14日舉辦的雅集有17個節目,11個參與者彈琴、吹簫、唱歌,其中8個是中國人或華僑,1個是日本人,2個是英國本地人。他們最近邀請好幾位有名的中國古琴家來演出、參加雅集、給大師班,例如北京的李祥霆、林晨,上海的林友仁、龔一、戴樹紅、戴曉蓮以及成都的曾成偉。除了歐美外,日本有3個琴社—東京琴社(成立日期不確定)、鐮倉琴社(2002年于神奈川成立)、疇祉琴社(2013年,京都);還有因特網上的"國際琴社"(2006年)。在這些國外琴社中,大部分成立于2003年或2003年后,即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把古琴藝術指定為"人類口傳及非物質遺產代表作"的時候。看樣子,海外琴社的繁榮受到了國內古琴文化復興的影響,再者,因為古琴是"泛華"文化現象,不限制方言或故鄉,它很容易吸引中國各地的愛好者以及感興趣的華僑和外國人。

20世紀后半葉出現了另外一種新的趨勢,即歐美個別大學音樂系建立的中國民樂隊。早在1959年,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當時音樂系創建了一個課外的"Music of China Ensemble"(中國民樂隊),1964年改成正式課程,至1991年由呂振原任教,從1997年至今由中國音樂學院畢業生李琦任教,現在作為我們1989年建立的民族音樂學系很受歡迎的一門課。在系里2013年五月份開的"世界音樂與爵士音樂春期藝術節"有119名來自各系的大學生和研究生參加演出,從節目單上可以看出,80%左右是華人(即中國公民及美籍華人),其他20%包括美籍白人、黑人、拉美人和非華亞裔以及以色列和巴西公民。那次音樂會的演出節目多樣,有江南絲竹小組、大型民族樂團、"賽馬"二胡獨奏曲、古琴演奏、古箏演奏、昆曲唱段以及民間舞蹈。

有的學生在中國大陸、中國臺灣、中國香港或者加州長大時學過民族樂器,但是大部分沒有民族音樂基礎。有的華人是因為對自己文化遺產感興趣而選修這門課,其他人是因為喜歡亞洲音樂或者想多了解中國文化或者受朋友們的影響來上課。演奏水平較高的學生經常受邀請參加校外的社區活動,例如春節和中秋節的演出,加強了大學跟校外社會的聯系。

其他美國及加拿大大學所建立的中國民族樂團和類似的表演團體不少。例如,加拿大不列顛哥倫比亞省大學、美國中西部的Carleton學院、美國東北的Wesleyan University和美國東南部佛羅里達州立大學等學校的音樂系目前都有中國民族樂團,參與者也有華人,也有非華人。美國夏威夷大學的中國民族樂團以絲竹音樂為主(由前上海音樂學院進修生劉長江教),夏威夷大學戲劇舞蹈系經常舉辦京劇演出(由前江蘇戲曲學院進修生Elizabeth Wichmann指揮)。英國倫敦大學亞非學院音樂系最近幾年成立了一個江南絲竹小組和一個山西式的吹鼓班,指揮者因為親自向民間藝人學過,因此強調比較"原生態"的演奏風格。筆者幾年前看到他們演出時,大部分參與者是非華人,演奏水平相當高。目前非華人在國外學中國樂器,參加中國音樂演出,是一個規模雖小,但有不斷增長的趨勢。在2010年洛杉磯"金龍大游行"中可以看到一個以白人組成的舞龍隊。

一方面,因為很多西方國家越來越重視"多元文化"原則,因此這些國家的民眾有前所未有的機會接觸和欣賞不同民族藝術。另一方面,中國政府最近致力于向全世界積極傳播中國語言與文化(例如,經300多個駐外孔子學院的教學及藝術活動),吸引了更多的外國人學習中文、參加文化交流。近二十幾年,有不少音像公司和因特網網站也給外國消費者及愛好者提供了多種中國音樂方面的資料。同時,國際舞臺上頗有影響的中國和華僑音樂家把中國傳統音樂與樂器和非中國的音樂因素混合,創造帶有中國味道的新聲音。周文中、譚盾、陣怡、馬友友、吳蠻等著名作曲家和演奏家可以作為代表性的例子。在不少方面,中國演藝的國際化已經初步形成。


結語

海外的中國音樂現狀涉及音樂人類學的幾個重要概念,尤其是"散居群體"(diaspora)及"跨國主義"(transnationalism)的概念。這兩個概念強調人與音樂的流動和文化聯網的建立。據鄭蘇建議,由于我們現代世界越來越發達的交通與通訊條件,現在遷移新的國家不是一次性的旅行,而是"建立散居聯網連續過程中的第一步"。在她所研究的紐約華人音樂家中,"跨國流動從頭開始是多方向的":這些音樂家靠著個人、社區、祖國以及新國家的聯網,有時在紐約跟訪問團體合作演出,有時回中國的大陸或臺灣或香港演出、錄音,有時到東南亞、日本、歐洲參加藝術活動。

21世紀初的因特網及其他現代媒體也提供了很方便的交流條件,但是這不是完全新的現象。20世紀中葉的跨國電臺廣播及唱片市場也提供了不少音樂流動的機會—我們可以提到舊金山金星公司的北美、南美顧客及香港音樂界的聯系,也可以提到南管當時在東南亞的流動。一個散居群體的跨文化和跨代的聯網也能夠大量影響它的傳承前景以及發展機會。音樂家個人跟他祖籍和社區以外人的關系通常也很重要。據湯亞汀總結,"散居群體的音樂創造也不簡單,包括形成的方式與歷史、活動與風格選擇,具體如演出人員的組成是清一色移民?還是混合了其他散居群體等非本民族的參與者?"海外中國音樂史反映了不同時代的移民歷史、不同國家對移民和多元文化不斷變化的態度,以及社會團體與個人的歸屬感、認同感、客觀條件和審美選擇。

MORE >

協會介紹

世界華人音樂家協會

世界華人音樂家協會是通過香港政府注冊的由全球華人中的歌唱家、作曲家、詞作家、音樂理論家、音樂教育家、音樂社會活動家、群眾文化工作者自愿組成的的世界性學術團體。協會的宗旨是弘揚中華音樂文化,促進國際藝術交流......【更多】

欧洲轮盘彩金 装修哪个城市最赚钱 组六倍投 易发游戏输钱的进 河北十一选五遗漏 江西多乐彩今日开奖结果 区块链工作室怎么赚钱 安徽11选5各种玩法 快乐扑克三豹子走势图 海南环岛赛 有没有类似叮咚的赚钱平台 浙江11选5在线计划 极速飞艇警察不管吗 苹果app设计能赚钱吗 股票涨跌是如何来的 湖北11选5走势图的微博 大乐透125期历史记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