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世界華人音樂家協會官方網站!

2019亞洲國際藝術節將于7月下旬在日本東京舉行!

中國大陸區組委會電話:010-87875363    15801349607(工作時間:09:00-17:30)

當前位置:首頁 > 活動專題 > 魅力星辰 > 正文

劉明源作品的編創和對作曲理論的學習

劉明源先生是我國弓弦藝術領域公認的大師級人物。現對他作品的編創和對作曲理論的學習予以論述。


一、 作品的編創

劉明源先生除了從事演奏,還創編了許多民族器樂作品,他的創作稱得上是豐富多彩。他創作的作品題材廣泛,風格多樣,具有濃厚的地方色彩。

劉明源編創作品的動力,首先是來自于生活中的經驗和感受。他曾長期深入農村、工廠、部隊,也到過草原。由于他有著較厚的生活積淀,善于汲取、借鑒民族音樂甚至是外國民族音樂,再加上又有多年的演奏經驗,因此,他的創作總是得心應手。

劉明源編創的曲目,其中大都深受人們喜愛,流傳甚廣。如:

合奏曲《喜洋洋》、《幸福年》等;

舞曲《月夜聽琴》,該曲曾在香港舞蹈節獲金獎;

板胡曲《大起板》、《秦腔牌子曲》、《喜車紅馬送糧忙》、《節日》、《花兒的故鄉》、《月牙五更》,以及根據羅馬尼亞民間樂曲《云雀》、日本民歌《櫻花》改編的板胡曲;

二胡曲《河南小曲》、《影調》、《眉戶聯奏》、《農奴的新生》等;

中胡曲《草原上》、《牧民歸來》等;加工整理的廣東音樂《平湖秋月》、《雙聲恨》、《倒垂簾》、《雨打芭蕉》、《孔雀開屏》、《連環扣》、《小桃紅》、《餓馬搖鈴》等;

他還曾經把一些優秀的電影音樂改變為民族器樂曲,使之從銀幕后提升到舞臺前,在音樂會中保留下來。在他的創作中,他還曾改編了很多民族輕音樂,甚至還有鋼鼓樂曲、兒童廣播體操樂曲等。

1、中胡獨奏曲《草原上》的編創

關于中胡獨奏曲《草原上》的編創,何彬先生在采訪中對筆者介紹其來源時說:"我們54年出國到了蒙古,在那兒演出。蒙古國家歌舞團也為我們演出,招待我們。其中有一個女高音,唱法上不是傳統的女高音,屬于民間唱法,她唱了一個《藍色遼闊的天空》。當時蒙古的總理澤登巴爾在下面聽,聽完感動的流淚了。我們聽了以后,雖然沒流淚,但是覺得非常感人,那個曲子的曲調非常動聽,那女生唱的確實是動人的。演出完之后,我們兩個團彼此都很熟悉了,都是搞民樂的,而且我們民樂的水平很高,什么王范地呀,夏仁根哪,劉明源呀,這些人都不錯的,都在我們這個弦樂隊里。大家接觸的時候,我就提出要求,說那首曲子你們哪位能不能用馬頭琴拉一拉?他們就用馬頭琴拉了這首曲子,因為拉的很慢,他拉一遍我們就用簡譜把它記下來了,就用中胡去模仿那個馬頭琴的拉法、指法,還有那個味道。劉明源非常喜歡這首曲子,就把它改編出來了,取名叫《草原上》,開頭的旋律,劉明源把它改動了,前面刪掉了幾小節,后面基本上一樣。《草原上》就是這么寫起來的。"

這首樂曲繪聲繪色、深刻細致的描繪了廣袤的草原風光,表達了作者對祖國大好河山的一片深情。演奏技法中揉弦、滑音、嗖音、顫音、彈音及弓法的運用,即是用了馬頭琴、四胡的拉法,以其渾厚、寬廣、內在含蓄的風格,淋漓盡致地表現了內蒙草原的民族風情和牧民的新生活,有強烈的生活氣息。這首樂曲的創作和演奏,突破了中胡的傳統拉法,把它的表現性能和演技發展到了一個新的階段。使這一只能做伴奏用的中音樂器,第一次以獨奏樂器出現在舞臺上,獲得了新生。

2、二胡曲《河南小曲》等的編創

二胡曲《河南小曲》,是劉明源在河南演出和采風期間創作的。這是一首根據河南大調曲子《剪剪花》創作的曲子。樂曲主要吸收了河南墜胡的韻味及河南地區胡琴技法的特點,運用了甩弓、揉弦滑顫、墜胡 腔滑揉等手法。樂曲的風格開朗、豪放、流暢,具有河南地區弓弦樂器的拉法及地方音樂特色。

此外,劉明源創編的二胡曲《影調》、《郿鄠》、《農奴的新生》等,也吸收了"皮影戲"、"郿鄠"劇、西藏民歌的演奏演唱特點,成為帶有濃厚的地方風格的曲子。

3、板胡曲的編創

劉明源改編的板胡獨奏曲,其中最經典的是《紅軍哥哥》、《山東小曲》、《秦腔牌子曲》這三首。這些曲子雖然不是劉明源創作出來,但是這些曲子的流傳,卻主要由于劉明源的改編和演奏。劉明源的兒子曾說:"《紅軍哥哥》、《山東小曲》、《秦腔牌子曲》這三首屬于很經典的板胡曲子,這三個曲子里沒有一個是我爸寫的,可這三個曲子都是我爸拉出來的,比如說《秦腔牌子曲》,最初怎么拉都推廣不了,張長城、原野的《山東小曲》,《紅軍哥哥》,都是有原來一個版本的,拉了一段時間,也都拉不開,后來原野和我爸關系不錯,拿著譜子找到我爸,跟他說'這是我寫的曲子,拉了很長時間了,你看看怎么樣'。他看了以后,把慢板的一些段落改了,比如說應該在后面的,他放到前面去了,稍微把它顛倒了一下,自己再創作了一下。后來這個曲子就流傳開了,一直流傳到至今都是我爸演奏的,它有它獨特的一方面,而且原野、張長城非常認可這一版的《山東小曲》。包括前年的冬奧會上,中國的女子花樣滑冰拿銀牌的那個選手用的音樂,我一聽是《山東小曲》,就是我爸拉的。這些曲子我爸是按照他自己的理解,以及根據技術手法去改動、去演奏。這曲子的推廣,至今也是拉他的東西,這也是一種二度創作。改編了曲子,加入了自己的味道,比原來更好聽了。而且現在出的板胡曲子里,都有原作的版本,后面是他的,也是尊重原作,但是現在原作的版本大家都不拉了。"

劉明源對于同一首樂曲的改編,總是反復琢磨、推敲,以求達到更好的音樂表現形式。他的學生蘇敏曾說,"《秦腔牌子曲》的版本改了有四、五次,樂曲中間有一段華彩,他一直在嘗試改這段華彩,他想怎么能夠創新。原來那個很簡單就完了,他后來改成的這句,加了很多音,在技術上有一定的難度了,而且在旋律上又給人感覺很小巧,跟前面不一樣,不俗套。他有很多這方面改的東西,但是他每次都要告訴你改的目地是什么。比如《馬車在田野上奔馳》,改了三次,最后你聽著就是好聽。他就告訴你,這馬車在田野上奔馳,奔馳要有一個很粗曠的感覺出來,不能太線條化了,太平淡了,所以有些地方就得改,他經常這樣琢磨曲子。比如他寫了一個《喜車紅馬送糧忙》,完了他就琢磨那個農夫的車在泥濘上走的感覺,他就說用壓弦,其實很簡單的一個壓弦,但是就感覺那個轱轆陷進泥里又出來了,一下一下的,進去又出來,然后又走在平地上了的感覺,他有很多想象在里面。這首曲子是河南風格的,是去河南采風時寫的。當時文化部組織采風團,組織音樂界比較有名的演奏家、作曲家一塊兒出去采風。回來寫的這個曲子。"

劉明源還專門為自己的學生蘇敏寫過一首板胡曲。蘇敏提起這事時,一臉的興奮:"劉老師原來還寫過一個曲子,叫《我的棗紅馬》。有一天他給我打電話,跟我說'我寫了一首曲子,給你寫的,你過來看看',是內蒙風格的,挺好聽的,板胡就沒人拉內蒙的,后來中央臺有一次做《正大綜藝》,我還拉了一段,他們就挑上了那段,覺得那段好,蒙古風格極不好拉,但是挺有意思的,現在看來那曲子挺簡單的,當時就沒人拉。"

劉明源還有用羅馬尼亞民間樂曲《云雀》、日本民歌《櫻花》改編的板胡曲,作了大膽的的嘗試。《云雀》是羅馬尼亞流行的歌曲,劉明源說他吸收了西洋音樂演奏的精華,改為用民族樂器伴奏、中音板胡獨奏,收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劉明源還指導他的大兒子劉志創作過一首雙千斤板胡曲,叫《趕巴扎》。這首作品很有特點,是根據新疆塔吉克族和維吾爾族的新疆少數民族音樂題材創作改編的。席強說:"這個樂曲是很有特色、很有鮮明風格的一首民族器樂作品。現在很多人用二胡拉小提琴的《陽光照耀在塔什庫爾干》,其實這首樂曲比《陽光照耀在塔什庫爾干》還要早。"

4、器樂合奏曲的編創

劉明源還編創了許多器樂合奏曲,其中不少是廣東音樂。如膾炙人口的《喜洋洋》、《幸福年》等。《喜洋洋》一曲,是劉明源在1958年根據山西民歌《碾糕面》和《賣膏藥》創作的民樂合奏曲。這首樂曲表現的是歡樂喜慶的場面,該曲曾經風靡全國并傳至港澳臺及海外,久演不衰,曾經成為我國民族輕音樂發展的一個重要標志。《幸福年》最初是劉明源創編的一首合奏曲,后又改編為板胡獨奏曲。


二、創作理念與對作曲理論的學習

1、"寫出讓人聽得懂又喜歡的東西"

http://www.erhuart.cn

劉明源對于自己的改編創作是有要求的,這就是他說的,"寫出讓人聽得懂又喜歡的東西"。劉明源的所有創作,都來自于民族音樂的土壤。我們從他的編創的作品中,可以領會到他曾經到過祖國各地,以及他與眾多民間演奏家的交談和切磋技藝,借鑒、吸收民族音樂的素材進行編創。劉明源說:"我們創作一首樂曲也好,演奏一首樂曲也好,不就是讓老百姓聽嗎?那就得讓他們聽得懂,愿意聽!"他還說:"寫出讓人聽得懂又喜歡的東西,可真不容易啊!作曲家需要積累,需要向我們豐富的民間音樂、戲曲音樂、曲藝音樂學習,只有學習好了,才能在音樂的汪洋大海中盡情的游弋!"劉明源就是這樣一位貼近老百姓生活的音樂家,這是因為他本人就是從老百姓的生活中走出來的。

2、注重優美動聽的旋律和快樂向上的情感

在對劉明源先生的學生席強的采訪中,席強特別談到:"劉先生的演奏、包括劉先生的創作,是非常注重旋律性的。劉先生說過一句話,說'中國的民族器樂如果離開了美好的旋律,優美的旋律,這樣的樂曲是不可能被老百姓接受的。'就是說要扎根于群眾。我認為劉先生成功的最大的法寶,就是他的音樂能跟百姓相通,能跟群眾產生共鳴,我認為這可以說是劉先生在幾十年的創作、演奏上最成功的原因。我們現在有些音樂,群眾聽不懂,演奏家也理解不了,演奏出來我都不知道這個作品的旋律是什么,這樣的音樂能夠成功嗎?"

劉明源先生的學生宋飛曾經對我說,"劉老師的音樂實際上就是那么樸實親切,是那種可以為最普通的民眾服務的。他從立意上到音樂的語言上,都是非常的樸實親切,就可以達到讓身邊每一個人對話的一種語言狀態"。宋飛覺得,"劉老師的創作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回歸了一種樸實和親切簡單的音樂語言,能夠去跟最普通的人共鳴溝通。他編創的《喜洋洋》,只是很簡單的旋律,卻把人的那種內心、非常普通的情感,表達的那么準確,平平常常就存在于那里,不用什么太多高深的技巧,這種創作,把人的情感表達的那么充分,那么準確,那么自然。劉先生這樣一種創作的立意和追求的結果,可以讓眾多的普通人能夠對生活充滿了樂趣和信心。我們社會很需要像劉先生這樣的作品"。

劉明源的作品大都旋律清新、風格鮮明、精致小巧,具有雅俗共賞之效。但是,劉明源的音樂中,更多的是一種歡快喜慶、使人充滿希望的情感。在這方面,劉先生的胡琴曲,其情感的表現,更多的是快樂向上的,而不是悲愁傷感的。這同其他的胡琴曲的編創及演奏中崇尚悲情、把胡琴"悲慘化"的特點,是很不相同的。

3、贊同借鑒新的創作和演奏技法

劉明源在繼承傳統民族音樂同時,還通過對外國民族音樂作品的演奏,來豐富本國樂器的表現力。例如,他改編過一些外國的音樂作品,如日本的《櫻花》,羅馬尼亞的《云雀》,還有拉美和非洲的一些樂曲。這類作品也經常成為他的演出曲目。

另外,劉明源對于上世紀八十年代以來產生的、運用新的創作技法寫作的民族器樂作品,也是非常肯定的。例如,席強就曾談到,劉明源對于劉文金先生創作的二胡協奏曲《長城隨想》,曾有很高的評價,認為它是一部里程碑式的作品,突破了過去根據民間樂曲編創的局限,既有現代的音樂語言和表現形式,同時又不失傳統音樂的內容,其中吸收了古琴和琵琶的音樂元素,創作手法豐富多彩,曲體形式采用西方的協奏曲結構,題材博大宏偉。劉明源先生認為這首樂曲代表著中國民族器樂跨入了一個新的時代。這里可以看出劉明源在創作理念上,是不斷要求創新的。

4、對作曲理論的學習

劉明源先生謙虛好學,廣學博取,幼年就從父親那里學習了許多民間音樂曲牌,后又從福廣會館學了許多廣東音樂并沒忽視自學音樂專業理論知識,每到一地,都千方百計,虛心向當地民間藝人求教,廣泛的掌握了各地的民族民間音樂的同時,對音樂理論進行深入的研究和提煉,使其在演奏上達到了出神入化的境界,并且創作改編了大量的民樂作品。

多年來他自學了作曲,和聲,配器等有關專業理論,大大提高了他的理論及創作水平。

劉明源的兒子劉湘說:"作曲等于是在天津去舞廳那時就鍛煉出來了,每天晚上跑場,不是一個舞廳,比如7點到8點在這塊兒,8點半到9點半又在那塊兒,一晚上跑好幾個場,又有民族又有爵士,不是一種風格的,像這些洋樂,鋼琴之類的東西,接觸的多了,對作曲多多少少都是有用的,因為一開始沒譜子他也彈不出來,但時間長了他自己就形成了它那種規律,在這以后他又自己琢磨了點作曲,后來到了電影樂團,那時團里也是為了再教育他們一下,就請來了俄羅斯的作曲家給他們進修。"

劉明源的這些經歷培養了他很好的直覺和樂感,他與其他作曲家不同的是他寫譜子相當大一部分是靠自己的直覺和多年的閱歷積累,他寫總譜與別人的方式不同。因為直覺好,他習慣先編分譜,板胡、二胡、中胡、揚琴、琵琶、大阮、笛子,每個聲部各寫幾個小節,然后對起來以后整體還很好聽,何彬說:"我第一次見別人這樣寫總譜,他都能對得起來,心里有數的,雖然不是按規據寫譜子,但是效果很好。一般人這樣寫是經不起推敲的,但是他憑感覺,卻可以效果很好。"

注:本文原題為《劉明源在弓弦藝術領域的成長、演奏風格與教學經驗》。此為節選。

MORE >

協會介紹

世界華人音樂家協會

世界華人音樂家協會是通過香港政府注冊的由全球華人中的歌唱家、作曲家、詞作家、音樂理論家、音樂教育家、音樂社會活動家、群眾文化工作者自愿組成的的世界性學術團體。協會的宗旨是弘揚中華音樂文化,促進國際藝術交流......【更多】

欧洲轮盘彩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