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訪問世界華人音樂家協會官方網站!

2019亞洲國際藝術節將于7月下旬在日本東京舉行!

中國大陸區組委會電話:010-87875363    15801349607(工作時間:09:00-17:30)

當前位置:首頁 > 活動專題 > 魅力星辰 > 正文

王洛賓歌曲美學初探

古希臘先哲柏拉圖說過一句名言“美是難的”。王洛賓就是一位知難而進的執著追求者。他是一位傳奇式的人物,一生坎坷,歷經磨難,但他矢志不移地走著自己選擇的路口“衣帶漸寬終不悔,為伊消得人憔悴。”像一個歷經艱險的深山探寶者,他終于苦盡甘來,發現了美,抓住了美的真諦。



王洛賓在自選作品集《純情的夢》自序中說:“二個最簡單的道理往往要花費一個人畢生的氣力去尋覓和證實,到頭來,你會發現,原來它就在我們身邊。”他還說;“音樂是宗教,愛情是信仰,無論你處在何時何地,只要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就算擁有了自由。”他是一個不幸的人,卻寫了一輩子情歌,我們還沒有發現 他哪首歌 是寫失戀的痛苦、惆悵、彷徨的,這讓人感到似乎不可思議。但如果了解了王洛賓苦難的人生道路以及他的音樂美學思想,我們的疑惑是不難解開的,那就是:王洛賓是一個能夠忍受一切、拋棄一切、有著寬廣胸懷的樂觀主義者。



他深知:“幸福中有美,幸福本身即是美;苦難中也有美,并且美得更真實。在坎坷的一生中,我一直要求自己,把不愉快的事情全部忘掉,才能讓新的快樂進來。”



王洛賓是一個“土洋結合”的作曲家。說他“土”,是因為他的大半生都一直在西北邊陲度過,青藏高原、塞外戈壁、草原牧場、哈薩克氈房、維吾爾族的綠洲果園……處處留下了他生活的足跡和情真意切的歌聲。說他“洋”,是因為他出身于書香門第,畢業于高等學府 (北京師范學院音樂系),受過良好的音樂專業教育口在中外藝術家飛音樂家名錄中,我們發現"土洋結合"者不乏其人。有的是先“洋”后“土”,有的是先“土”后“洋”,王洛賓屬于前者。



假如把王洛賓說成是一位民間音樂家也沒有什么不當之處。因為他一生就生活在人民之中,與最基層的民眾相依為命、休戚相關。正因如此,他了解他們,熟悉他們的生活、思想及情感的表達方式,他們的喜怒哀樂就是王洛賓的喜怒哀樂,他為他們創作、歌唱。在與人民大眾的共同生活中,他不斷汲取營養,豐富、充實了自己,積蓄著創作的靈感。在這充滿人間真情、散發著生活泥土芳香的伊甸園中耕耘收獲,一首首風格新穎、優美歡樂的歌曲就從這里誕生。那首膾炙人口的代表作《在那遙遠的地方》人見人愛,不分國界民族。真實的感情,優美的音調,如詩如畫的情景,讓人聽不夠、唱不夠。半個世紀已經過去,這首“古老”的情歌卻越來越年輕,像一朵永不凋謝的玫瑰花吐露著芳香,滋潤著人們的心田。那句“我愿她拿著細細的皮鞭,不斷輕輕打在我身上”的歌詞,不也是哈薩克族傳統的叼羊賽馬游藝活動中“姑娘追”的真實寫照嗎 ?不同民族可以有不同的審美習慣飛審美情趣,也可以有相同的審美習慣飛審美情趣,其根源在于情感的真實性。《在那遙遠的地方》生動具體的描繪固然與哈薩克族的“姑娘追”巧合,但它的意義卻不僅是形式的巧合,最根本的還是以鞭代言——鞭成為傳神、表情之道具,成為愛情的信物,含蓄中給人以無限想像的空間和豐富的審美愉悅。多么深厚的情,多么熾熱的愛, 都任你放飛想像的雙翅。



王洛賓生活在老百姓之中,他自己也是一個普通百姓,他像維吾爾族民間藝人和哈薩克族民間游吟詩人那樣來往于民眾之中,深刻體會民眾的思想感情,學習民間音樂,極大地豐富了他的藝術修養。這些感情經驗的積累為他的音樂創作起到了奠基的重要作用。他的作品中,沒有重大歷史事件、重大社會變革和轟轟烈烈的革命運動的描寫,大部分是對普通老百姓中的人和事、情和理的體現,是對這些普普通通的人物命運、情感與生活的謳歌。他是把自己的位置認真地擺在人民大眾之中,為他們創作,為他們唱出心聲。同時,也接受著人民對他的作品的鑒賞和評判。



現實主義的文藝觀和樂觀主義的人生觀陪伴王洛賓一生,使他從必然王國走向了自由王國。無論是身陷囹圄的日子,還是飲譽海內外之時,他都堅守著自己的人生信念:“不管風吹浪打,勝似閑庭信步。”80年代以來,各種音樂形式不斷出現,電聲樂器、電子音樂風靡一時,王洛賓仍然保持著自己的風范,仍然是充滿生活氣息和獨特新疆地域特色的民歌風味的短小歌謠體,反映的仍然是現實生活中可親可敬的普通人的生活(如送奶員、炊事員、工人、農民等)。西方的奏鳴曲式流傳了600多年,至今仍具生命力,為新的內容服務。以其優秀的音樂 形式冊作的 佳作也不斷問世。系統學習過歐洲音樂史的王洛賓深諳其道。然而,他卻胸有成竹,依然以自己的審美習慣進行創作,產生了一批新的題材內容的作品。



王洛賓的歌親切 、生動、優美、流暢,有很強的可唱性、可聽性。同時又短小精悍,通俗易懂,好記憶,便于傳唱。歌中不乏風趣、幽默、詼諧、夸張的特色,常用比興的手法塑造形象,以小見大,寓意深長,如同中國畫的白描,寥寥數筆就把一個形象樹立了起來。一首短小的民歌,經他的神來之筆的拔動,面目一新,熠熠生輝。深刻的寓意、委婉的情趣、豐富的想像 、多情的曲調,使人愛不釋手。有時你真搞不清哪些是他創作,哪些是他改編。他是改編中有創造,創造中有改編。他 60年代創作的一些歌曲如《黑里其汗》、《亞克西》、《薩拉姆毛主席》等,聽起來仿佛就是一首維吾爾族民歌,然而,你又找不出它的原型。正印證了齊白石"似與不似之間"、"不似之似最似"的主張。這是藝術創作上達到了"神似"境界的一種體現,具有很高的審美價值。從“洋”變“土”的過程,是一個“鉆進來”又“打出去”的質的藝術升華過程,是一個“脫胎換骨”的過程,其中,既有世界觀的轉變,又有美學思想的轉化。王洛賓的藝術才華正是在這種不斷的轉化中展現出來的。



王洛賓不僅能作曲也能填詞,又學過聲樂,所以,這些有利因素都被他利用起來,天馬行空,自由馳聘,不受歌詞的約束,也不生搬硬套作曲理論,一切從內容和情感出發,自由自在地抒發著自己的情思。



王洛賓很會抓典型環境和典型人物。他的不少作品有著明顯的動感,他讓描寫的人物在典型環境中動起來,讓他們自己出來說話、表演。聽王洛賓的歌,往往能使欣賞者同時仿佛看到了畫,好像是歌曲中的主人翁自己在抒情、在說話、在表演。作曲家的審美態度卻隱蔽在背后,這常有視聽轉換、互相補充的作用,從而使形象逼真、感染力更強。本來音樂不擅于造型,而王洛賓卻把造型藝術的特點巧妙地運用到抒情藝術(音樂)中來,使欣賞者一飽耳福又一飽眼福,雙重的審美享受使人們怎么能不產生強烈的共鳴呢?短小的民歌、民謠式的作品,為何有如此大的魅力呢?這正是作曲家深諳歌曲創作的規律,精心設計、巧妙安排的結果。它讓表演者和欣賞者之間心心相印,把二者通常情況下都存在著的心理距離大大縮小,讓他們的情感溝通,使交流更加直接。特別使欣賞者參與再創造的主動性大大增加。換句話說,就是讓欣賞真正成為主動創造性的欣賞,而不是冷靜、旁觀式的被動的欣賞,是表演者與欣賞者一同參與歌曲的再創作,從而把創作飛表演 、欣賞三者結合成一個整體,最終共同完成了美的創造。

MORE >

協會介紹

世界華人音樂家協會

世界華人音樂家協會是通過香港政府注冊的由全球華人中的歌唱家、作曲家、詞作家、音樂理論家、音樂教育家、音樂社會活動家、群眾文化工作者自愿組成的的世界性學術團體。協會的宗旨是弘揚中華音樂文化,促進國際藝術交流......【更多】

欧洲轮盘彩金